前进笔记

这是一道在福鼎越来越远的风景,你可能从来没见过……

版权属于:蔡勇明
原文链接
转载时须注明出处及本声明

故乡的原风景:远去的渔火

图/文:蔡勇明

清代福宁郡守李拔说福鼎:“群峰环拱,两水襟流,七星缀桐岭生妍,双髻映荆山竞秀”,《福鼎乡土志·坊都分编》载这“两水”最后:“总汇水头美,至罾(注:音zeng)坪入海。”又说:“ …… 罾坪渔火,皆本境名胜也。”

罾坪得名,相传缘于本地渔民世代用罾排捕鱼,许多罾排水面麋集,夜间远远望去,恍若一片坪地,故名。罾排捕鱼过程大约是:几根大毛竹连缀成排,排前装着用“十”字形竹、木棍做支架的方形鱼网,四角撑起,放设海中,排后用竹篷搭舱,舱中安放简易生活、捕鱼用具。夜晚,罾排上亮起“马头灯”,渔人站在支架前,每隔一段时间,便拉起系在架上的绳子,罾网出水时,水珠开始从网上掉落,水声喧哗,网下宛若一股忽然跌落的瀑布,若有鱼虾入网,还可听到网里的扑楞声,这时渔翁们便熟练地用小网抄起,倒入早已备好的竹篓。

罾排与入水中的罾网

罾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渔具,《楚辞·九歌》中有:“扳罾何为兮,木上作鱼网”的记载。秦末农民起义时,陈胜暗中派人把写有“陈胜王”三字的布帛“置人所罾鱼腹中”,伪造声势。可见,罾在秦末已是普及度很高的民间常用渔具。唐《初学记》中对罾的描述为:“罾者,树四木而张网于水,车挽之上下”。据考证,自明清起,罾的提线及机括设计,用上了杠杆、辘轳等简单机械来起罾。因操作省力,制作简单,捕鱼效率提高,江河湖海,溪流之侧,均可见到固定的罾架。

罾网出水后小网抄鱼

罾排如今随着福鼎城市化进程的推进、防洪堤坝的延伸修筑,早在已处近郊的罾坪无所觅踪,原始的罾排捕鱼走到今天,实用功能也早已弱化,留给我们的,更多的是对历史文化的回忆、回望和回味。曾几何时,桐江缓缓东逝,在夜幕的笼罩下,罾坪渔火闪烁,沿岸村落渐入沉寂,这时流水便找到了人们的听觉,在星隐月残的轮廓下诉说它其实并不突出的落差,临江而眺的人们心里的波澜正与沙埕湾里的涛声共鸣着。

罾排捕鱼场景

国人记忆里最经典的渔火,莫过张继避安史乱,泊舟苏州城外的枫桥,水乡秋夜静美,渔火吸引着怀系旅愁的客子留下了千古吟诵的《枫桥夜泊》,后人评论:“江枫渔火……”一句,将经霜红叶与江晚渔火一起入画,呈现出一种朦胧美,给秋江月夜图平添几分悦目赏心的风姿,绘景达到美得无瑕的境界!一度火遍大江南北的《涛声依旧》,词曲作者也说其创作灵感来自此诗,觉得“江枫渔火对愁眠”之类的文字让人遐思不尽。

影人眼中的渔火,经典当数纳维勒·琼斯创作的《回家》:黄昏时分,雾霭沉沉,在竹排上汽灯的照映下,一个归家的老渔翁披蓑戴笠,眼神沉静,两只静立在肩头扁担的鸬鹚悠闲自在,背后黛山渐隐…… 漓江渔火,夺得当年索尼世界摄影杂志“国家奖”,澳大利亚赛区一等奖!

夜间定置罾起网

雨夜前的定置罾

尽管今人曾质疑《枫桥夜泊》描绘的场景,是对张继原诗的种种误读,也有人对琼斯当年的创作提出摆拍的质疑,但无疑这些“渔火”场景都是经典的、永恒的,不然阅后怎会如此的让人刻骨铭心、过目难忘呢?经典的故事最动情,创作经典的最用心,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更多的是好多人都忘不了那个时代发生的事情。

人工起罾

曾记否?用电不普及的年代,每当夜幕降临,孩提的你我,一抺昏黄微带红光的灯芯亮色,都能撩起心中的暖意。常说目睹漆黑夜空中的一点亮光,会让漂泊的旅人产生归家的温暖,一片渔火自然更会温暖你我的双眼,让人充盈禅悦之情,精神为之振奋。

逝者如斯,罾坪如今早已楼宇林立,夜间灯火辉煌,可喧嚣浮华间也渐渐疏远了往日的那份情感,但倘若能于秋夜灯火阑珊时,谛听京韵大鼓《丑末寅初》中“描绘”的谐美之音,能再跟着“当年的渔火”回望罾坪的清美之景:追逐飞舞的荧火,抬头望向南天星斗,闻清草幽香,听鸡鸣犬吠,看渔翁出渔,睹惊鹭越江……千门开,万户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似乎更有乡土中国独有的传统意境与生活哲学。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当前页面是本站的「Google AMP」版。查看和发表评论请点击:完整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