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笔记

对罗伯特•莫顿 《勒庞〈乌合之众〉的得与失》中一些值得思考的语句的摘录

人类容易在群体的引导下变得愚蠢

此书包含着丰富的观实意义,其中有不少隐藏在字里行间:这解释了它经久不衷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也缘于它的主要论点属于一些复杂思想的一部分,它们大多数仍然与我们同在.即强调人的行为中反理性或非理性的特点。这是一幅世纪末的人类画像,它把人类描绘成极易受到操纵、莫明其妙地情愿受騙上当的人。不过这显然是一幅未竟的肖像画,因为如果有些人受到控制,必定还有一些人在控制。所以从根本上说,有些人是把别人当作达到个人目的的手段。另一个更深刻的假设是,人类有着自我欺骗的无限能力,他能够头头是道地把罪恶说成美德,为了犯罪而否定美德。人类性格的这幅画像还导致了一种社会哲学和社会学,认为人类特别易于在社会的引导下变得十分愚蠢,使他天生的才智或是因为追随乌合之众而变得平庸,或是用途邪恶,作为那些不十分奏效的暴力和强制的帮凶,欺骗自己的同胞。

神话中的英雄更能打动群体心灵

就像同矛盾心理作斗争的大多数人一样,勒庞也提出了一种妥协的理论。这使他既可以和历史生活在一起,又能够否认与它同居的事实。这个合理化的理论迷人而简单:不错,“那些在人类历史上发挥过重大作用的伟大人物,如赫拉克利特、释迦牟尼或穆罕默德,我们拥有一句真实的记录吗”?但是勒庞又说,这些人的“真实生平对我们无关紧要。我们想要知道的,是我们的伟人在大众神话中呈现出什么形象。打动群体心灵的是神话中的英雄,而不是一时的真实英雄”。

大众文化易使个体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勤庞另一项颇有道理的预见是,他把群体中人描述为日益被大众文化所湮没,这种文化把平庸低俗当做最有价值的东西。在他的笔下,与过去的社会相比,(勒庞认为)群体中人更易于接收自己周围的人的判断和爱好,他的这一观点不可能不让人想到今天人们对所谓当代人失去自我判断能力的关切。

社会科学家与先知

社会科学家所做的预测,同与他貌合神离的先知相比,在另一个方面也有所不同:他希望从自己的失败中学习。假如社会科学家有理由认为应当发生的预期后果没有出现,如果研究表明,假定的条件事实上已经出现但没有发生预期的结果,他会坐下来重新评价自己的证据,彻底反省自己的思想,就像有人对他发出指示一样。先知对自己落空的预言会更加关爱,他不会丢弃这种预言,也不会重新整理自己关于事物如何发展的认识。相反,他习惯于轻描淡写地对待预测的结果与实际结果的不一致,使预言避开对立的证据,得以原封不动地继续存在下去。成功的先知能够很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正如古人所言,他用娴熟的辩解“保住面子”,使他的信徒从看来已经落空的每一次预言中,往往只能很快看到自己的先知更为深刻的力量。

当前页面是本站的「Google AMP」版。查看和发表评论请点击:完整版 »